向日葵app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除了匿于水下的阴谋诡计,还有无孔不入的美人计。

对方利用巫春对苏韬设下的美人计,可谓是防不胜防,如果不是苏韬比较敏锐,说不定还真能让对方得逞。

苏韬对巫春一开始的印象其实挺不错,虽然是个特别真实的女孩,但她敢于表达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付出努力去争取,至少比那些功于心计,深不可测的女人更加纯粹。

但苏韬没想到看似直爽真实的巫春,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复杂的势力。

苏韬接到巫春的短信之后,便来了一个将计就计,没想到巫春果然露出破绽。因此他此前看上去成竹在胸,其实是装出来的而已。

苏韬并不知道巫春背后是否有什么背景,更不知道她会利用自己作为诱饵。

人如果桃花太多,往往可以遇到烂桃花。巫春便属于烂桃花,绝对不能去触碰。

苏韬现在内心很纠结,因为他揭穿了巫春的真实身份,那岂不是证明田诤又看走眼,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爱屋及乌,苏韬因为吕诗淼的缘故,与这一家人相处,得到了很多快乐,因此田诤对苏韬而言,也是很重要的人。

田诤之前遭遇过严重的情伤,现在又遇到巫春,他能够承受这种痛苦吗?

苏韬陷入沉默,开始思考如何改变现在的局面。

川北机场边的纯白诱惑

“下面我问的话,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苏韬表情严肃地说道。

巫春擦干眼角的泪水,微微颔首。

她知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苏韬,将自己拽出泥潭。

“对田诤有感情吗?”

“当然,如果没有感情,我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这么久,甚至决定嫁给他。他虽然不是我理想中的对象,没有很多钱,能力一般,性格也很中庸,但他对我能够付出真心,口袋里有一百块钱,他愿意全部掏出来,花在我的身上。”

“看来还是很清醒的。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相被田诤得知,会对他造成多大的打击?”

“田诤曾经受过很严重的情伤,但他其实内心没有那么脆弱,我不是一个好女人,如果跟着我的话,他会活得很累。如果他选择其他女人,共度余生,或者会更加幸福。”

苏韬没想到巫春竟然会这么说,他原本以为像巫春这么现实的人,会死死地抱着田诤,以田诤作为自己寻求退路的唯一机会。

“如果将事实真相永远隐瞒,能够跟田诤脚踏实地地过完此生吗?”

巫春惊愕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望着苏韬。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如果对田诤没有一点感情,我绝对不会强求这么做,强扭的瓜不甜,没有感情基础,即使硬逼着跟他生活在一起,们的婚姻最终还是会走向悲剧。但看得出来对田诤并不排斥,所以不妨给个机会,但要确保对婚姻忠诚。”

巫春低下头,许久才道:“我没法保证对婚姻忠诚!”

“……这是唯一摆脱那帮人的机会。”苏韬有点无言以对。

“人

生说不长,其实也不短,遇到的事情会瞬息万变。我承认现在对田诤有感情,但接下来这么长的时光里,我没法保证自己的感情就一如以往。而且谁能保证田诤不会变化呢?男人一旦有了金钱和地位,自然而然地身边就会出现很多野花。有几个男人能把持得住呢?”

苏韬颔首道:“想得很长远。”

巫春轻轻地叹气道:“所以我没法答应的要求,如果有一天我厌倦了和田诤在一起,我无法保证自己继续坚持。”

“那决定和田诤从此一刀两断?”

“是的,只要帮我解决现在的难题,我答应从此消失在田诤的生活中,再也不会出现。”巫春咬牙,泪水顺着面颊滚落。

“还真是个对自己特别狠的女人,如果是个男人,应该能闯出一番事业。”

苏韬轻声感慨,心道难怪田诤会对巫春如此着迷。

她体内藏着一股劲,不甘于命运摆布,不愿意臣服于任何人的韧性,自己刚才用规则困住她,结果她本能就反抗了。

对于有些人而言,为了活下去可以放弃自由,而巫春,既想活着,也渴望自由。

“所有人都觉得我狠,但如果我不这么做,人生只会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巫春轻轻地叹了口道。

“继续跟田诤相处下去吧,关于曾经拥有过的特殊身份,我会对保密,至于藏在那帮人手中的照片,我会帮全部删除。”苏韬凝视着巫春悲伤的面容,淡淡说道。

巫春抬起头,难以置信地望着苏韬,“为什么?”

苏韬斜眼看了下巫春,“因为让我觉得很真实。生活中太多人戴着面具,让人看不清他们的面孔。而跟接触久了,可以看到人性里最真的东西,虽然有好有坏,有自私也有理智,但我觉得这些是很珍贵的东西。”

“是个怪人,让人捉摸不透。”巫春原本以为苏韬会对自己很残忍,比如公开自己是间谍的身份。

她做错了,而且踩到了底线,理应受到惩罚。

“我承认,之前对的安排,是一种很过分的决定。压抑的人性,是比折磨的身体更加残忍的惩罚手段。”苏韬笑着说道,“我心软了。是一个让人容易心软的女人,因为即使在绝境下,也会很倔强的求生,这一点让我很钦佩。”

巫春自嘲地笑了笑,“我可能会和田诤直接说分手。”

“那也是的决定。”苏韬笑着说道,“在此之前,我们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攻击共同的敌人。”

敌人?

巫春微微沉默,她意识到,苏韬和自己聊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获得自己的信任,将幕后之人供认出来。

从一开始,苏韬就知道巫春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而且,她并没有造成太多的损失。

巫春没有办法那么痛快地回答苏韬,因为她大量的隐私照片掌握在那些人手中,一旦全部曝光,自己就彻底完了。

但苏韬的确成功地让自己有了信任他的想法!

“和我对接的那个人,名叫威廉姆。我当初借款的

基金,叫做鼎力基金。其实我也调查过鼎力基金的情况,它是M国百泰慈善公益机构旗下推出的产品。而百泰慈善,是全球最大的三家慈善机构。”巫春只是个傀儡,她知道的东西并不多。

“威廉姆平时和怎么联系?”苏韬问道。

“他一般会用陌生的手机给我发信息,这些号码都是一些废弃的,查不到来源。”巫春无奈说道,“我没见过他人,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苏韬知道巫春比任何人都想要找到幕后之人的影子,只可惜以她的手段和资源,根本无法搜索到有效的信息。

“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不用管。”苏韬看了一眼巫春,“好好睡一觉吧,明天早上会有车送们返回汉州。另外,这家酒店很安全,没人会伤害。”

言毕,苏韬便走出房间,关上了那扇门。

巫春显然没想到苏韬来得迅速,去得干脆!

“没人会伤害?”

巫春琢磨着这句话,嘴角泛起苦笑,苏韬难道看出自己经常深夜被噩梦惊醒,所以睡眠质量一直很差吗?

苏韬走到楼下,外面起了一阵风,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机灵。

“刚才真是好险啊!”苏韬叹了口气,心有余悸地感慨道。

巫春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骨子里的那股妩媚,实在让人容易迷失。

尤其是当他看见巫春穿了件浴袍,站在自己对面的时候,一股热血从丹田直接涌起,至于自己背着身,巫春穿上衣服的时候,苏韬心中也有无数个念头,想要转过身。

吸引自己的,不仅是巫春,而是巫春的身份。

任何人的内心深都可能会藏着一位挑战人伦底线的恶魔!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迈出那一步,苏韬最终还是控制住了内心的负面欲望。

苏韬给元兰拨通电话,“终于找到对方是谁了!”

元兰知道自从上慈善大会遇袭之后,苏韬一直在调查对手是谁?

但对方隐藏得很好,借助的是天狐杀手组织。

近期天狐杀手组织哀鸿遍野,无数归属于它的杀手都折戟沉沙,而背后则是龙焱组织暗中策划了多起“猎狐行动”。

只要有天狐杀手出没的地方,便有龙焱队员出现。天狐杀手执行任务全部惨遭失败,因为龙焱队员及时保护了那些被暗杀的对象。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些受到保护的人物,事先接到龙焱的通知,也支付了相应的佣金。

这让龙焱在暗网世界再次巩固了影响力,因此谁想在动苏韬,不得不掂量几分。

“谁?”元兰沉声问道。

“应该与百泰慈善有关。”苏韬沉声说道,“们调查一下他们近期的情况,看是否有一个叫做鼎力基金的项目,将他们所有的会员名单拿到手中。”

元兰没有丝毫犹豫,“遵命!”

苏韬想了想,又命令道:“让猎狐行动组停止行动吧,天狐组织已经大伤元气,对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教训。接下来,我们要好好对付那些藏在幕后的阴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