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屏app二维码

“小鱼儿,你要是想试试,我可以帮你,我有粉丝平台,可以在初期帮你引流,等你自己积累了一定数量的粉丝,不仅有了名气,还会有机会接一些商稿,当然,这样赚的钱和做生意自然没法相比,但是对于做设计的人来说,名气就是品牌,流量就是资本。”

小鱼儿自然也明白容怡说的这番话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有了名气,还可以接广告,开线上授课班,赚的钱虽然不能和在金家的时候那种水平相比,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已经很足够了。

而且她看了墨俊雷给她安排的任务,其实是很轻松的,她还有大量的业余时间可以去想办法挣钱。

容怡的话让她有一些心动,她不由得问道:“那我要做什么呢?”

容怡眼睛晶亮地看着她:“你要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然后多在各个平台发布作品,对了,你猜我的粉丝是怎么来的?嘿嘿,很大一部分都是我的客户给我带过来的,我以前不是给一些博主做摄影师么,然后她们发布照片的时候,就会带上我的名字,这样一来,喜欢看美女的很多用户自然而然就会来我啦。”

小鱼儿若有所悟:“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给类似的博主画人像,然后通过和他们的互动来增加名气?”

“Bingo!你真是太聪明了,我那些客户都是大美女,有时候还会专门找画师给她们画头像,也会做画像仿妆,和她们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她们的粉丝肯定会到你的。不过,最最重要的还是你的画风格是不是足够标新立异,能让人一眼就惊艳并且记住。”

小鱼儿点点头:“我明白了,你给我两天时间,我做个调研。”

容怡不由得有些钦佩小鱼儿,小鱼儿在这种时候还保持冷静,并没有一头就扎进这件事情里面,而是想着先做调研,可以说是十分冷静了。

她不由得想到墨俊雷眼里,小鱼儿仿佛总是照顾不好自己,他总是在担心小鱼儿,现在想来,也许墨俊雷才是担心则乱吧。

容怡瞥了小鱼儿一眼,眼前的少女发丝上还带着些许未干的水痕,更显得那一头青丝柔顺轻盈,她专注地在搜索信息,仿佛身边的任何事都没办法打扰到她,那副认真的模样,着实动人。

这样的女孩子,如果她是男人,恐怕也会心动吧。

清纯美女玉颈锁骨恬静文艺气质写真图片

容怡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为自己的大哥感到担心,不过她也没办法管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了。

小鱼儿首先下载了好几个正火的社交软件APP,然后一个个地去流量位于前百分之几的绘画博主,把他们的画作部都下载了下来。

她一个个地分析这些最受用户欢迎的绘画风格,把这些画所属绘画门类、特点、技法、表现优缺点,部都一一记录了下来。

两天后,她看着汇总,心里得出了结论。

一般年轻少女喜欢的一是同人画作,二是人物大头,人物大头可以用作头像,符合年轻人喜欢特立独行、新鲜感时常更换的特点,至于同人会受到欢迎,是因为用户都非常尊敬“用爱发电”的画师太太,毕竟画同人是没有收益的,这种“产粮”行为在用户眼里非常值得鼓励和追捧。

如此一来,小鱼儿大概便知道了要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什么样的内容才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积累粉丝。

她揉了揉因为长时间伏案而有些酸疼的肩膀。

抬头一看时间,已经半夜了。

她认真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极其专注,这也是她的优点之一。

她之前还一直在担忧自己离开金家之后会没有赚钱的能力,现在看来,一切都还是有希望的。

容怡回到房间里,拿着手机,一时之间有些犹豫。

她回来陇林之后,易年并没有因为两个人身处异地而减轻热情,反而更加频繁地来找她。

易年还了她的所有社交账号,更让她哭笑不得的是,每次她发布新视频,这个男人竟然会煞费苦心地去抢她评论区的热评!

这男人到底要不要这么无聊?

而且易年不知道是有什么魔力,竟然总是能抓住她视频受众的敏感点,每次他抢热评,基本上赞数都很高。

这家伙,哗众取宠天赋这么高?

容怡专门给他发消息:“你有事和我直说不就行了,你天天抢我评论区热评干什么?”

易年的态度非常之坦然:“这还不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么。”

容怡:??

易年:“你粉丝那么多,我要是普普通通夸一句真好看,肯定会被湮没在那么多评论里面的,你怎么会看见我对你工作成果的认同和欣赏呢?”

容怡:我并不需要你对我工作成果的认同和欣赏……

易年继续认真道:“我想要你看见,我对于你的工作不仅支持,还非常了解,以后你做年终总结的时候,我可以来帮你,你视频的台词我都能背下来了。”

容怡简直快要被他这么认真的态度给逼疯了,她想着难不成堂堂易少一天天的都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吗?

不过易年这么做效果倒的确是很明显的,容怡一开始还不怎么把他当成一回事,后来易年总是和她说做视频的事情,她才发现,易年这个人竟然有不少很有创意的点子。

而且他针对自己视频所提出的建议,不仅很精准,还很中肯。

这都是非常难得的,所以容怡渐渐的也没有那么反感他一天天蹲守着抢自己视频热评的这种行为了,还会主动和他讨论做视频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两个人话越来越多,自然也会聊到生活中的事情,易年可能也是出于比较信任容怡,加上他最近压力可能的确比较大,就略微提了一下金寒晨的事。

容怡以前还不怎么好意思直接问金寒晨的事情,但是现在两人实在是熟的很了,她就也没有太多顾忌,直截了当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易年倒是没有说那么具体,不过还是告诉了她,金寒晨和小鱼儿吵架了,然后小鱼儿现在已经不在金家。

所以容怡才能告诉墨俊雷有关于小鱼儿的事情。

容怡不知道自己这样传消息是不是很厚道。

而且现在最要命的问题是,墨俊雷还喜欢小鱼儿。

那她这算不算是间接促进小鱼儿和金寒晨的矛盾升级,同时在给墨俊雷和小鱼儿的相处接触创造机会?

现在小鱼儿就和自己住在一起,容怡感觉更是煎熬内疚,她从易年那里套出了不少话,那她现在要不要告诉易年,小鱼儿正和自己住在一起?

易年平时也会和容怡一起玩游戏,会开语音交流,但是现在容怡都不敢开语音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什么。

易年觉得她这样子很反常,甚至都有些怀疑容怡是不是突然就和别的男人好上了。

“你……这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吧?是他在不方便吗?”易年蹙眉,问道。

容怡:不方便你个头!

“你给我闭嘴,烦死我了,最近不打有些,我做视频瓶颈了,别找我!”容怡不耐烦地下了线。

她不能把小鱼儿的事情说出去。

虽说是墨俊雷让她和小鱼儿住在一起,但是容怡都能看得出来,小鱼儿是真的很难受,很想躲避金寒晨和金家。

小鱼儿是从长石过来的,长石离蓉城那么近,小鱼儿却就是不直接去蓉城,说明什么,说明她在逃避。

她来和自己一起住,不也是不想直接面对金家么?

自己要是和易年说了,易年过来找她,那到时候小鱼儿岂不是就不得不要回去面对那些矛盾了?